▲女眾短期出家營弘法院合影

 


▲女眾短期出家營弘法院誦經

 

 
 


為什麼要出家?
出家到底有什麼好處?


   是對佛法不了解的人常會有的疑問,即使已經接觸佛法,也未必真正理解其中的意義。

  我的回答是:「我們每個人生在這世上,都逃不開生、老、病、死的無常之苦。我們都知道佛陀所教導的聖法,能夠幫助人們調伏散亂諸根、發大慈悲、行大布施、護念眾生、不染世間、永離輪迴之苦,但身處五濁塵世的人,常常會因為一些外在因緣、慾望誘惑等俗務而干擾了佛法的修行。出家,本身就具備了無上功德;僧眾的職責,更為淨化社會多了一分力量。此外,也能幫助有心修行的人隔絕世俗雜念,更快地勇猛精進,最終求得離苦得樂之道,這就是出家的好處。」

  佛法的入門並沒有身分地位、財富多寡、智慧高下等等的限制,只要是想解脫輪迴之苦的人都可以修學。例如在《大智度論》有偈云:「孔雀雖有色嚴身,不如鴻鴈能遠飛;白衣雖有富貴力,不如出家功德勝。」這句偈語清楚告訴我們:以居士身分在家修行,雖然也能取得相當的修行成果或人天福報,但仍然比不上出家的功德殊勝。

  出家功德究竟有多大?出家功德之大,是一般世間善法所無法比擬的,簡直可說是無量無邊!只要一日一夜,發大精進,受持出家戒法,就能使人二十劫不墮三惡道,受盡人天福報。我當年發心出家,除了當時與佛門有緣之外,也是希望能為當時罹患癌症的母親發願、祈福,後來母親的病果然得到了痊癒。出家不僅對於個人、親人都有莫大利益,對整個佛教的發展而言,出家僧伽也有著傳佛心燈、續佛慧命的重大使命和意義。由許多出家人所集結而成的僧團,肩負著佛教正法久住世間的責任,而如何營造一個行解並重、和樂清淨的僧團生活,除了主事者的領導、安排外,僧眾們本身素質培養的層面也是相當重要。

  因此,我深信僧伽培育是教界百年大計,一個發展健全、環境良好的佛學院,能提供系統性的僧伽教育,不僅能幫助每個出家僧眾值遇良師、精進修學,也能為佛教培育出更多傳法奉獻的僧才。有鑑於此,生命志業體在明年將陸續成立佛學院:包括有「苗栗慈悲佛學院」(女眾佛學院)以及「嘉義菩提心佛學院」(男眾佛學院),希望能接引更多有心修學佛法的四眾弟子,在僧伽教育的領域裡多盡一分心力。


   兩間佛學院的辦學,並不是以鑽研高深學問為目的,而是希望以一套完整的課程帶領學生對佛法有正確的基礎認識,並從中培養菩提心與慈悲心,去關心一切有情,以度化眾生為己任,以達到自己身心清淨快樂,也帶給眾生安樂的成效。任何行為,皆應以空性的了悟為基點,專注於法樂之功德,回向利益所有眾生,這也是院方對所有佛學院學生的期許。

  佛學院課程的安排,將著重於透過聞法修行、出坡作務,從日常行住坐臥中去陶冶、熏習,真正體驗以引發對佛法的正見與信心;因為我們相信,唯有在信仰上涵養道心,才能對出家解脫的信念產生堅定不移的力量。

  出家修行,不只是為了自己能夠解脫生死輪迴之苦,更該將這份慈悲心擴及無量眾生,希望眾生皆能從佛法中得到利益、希望一切有情皆能遠離煩惱、離苦得樂。延伸來說,生命佛學院的教育不只是健全僧格的教育,也是宗教師的養成教育,更是關懷眾生的生命教育!

  生命佛學院將以建立正確知見、健全僧伽人格、續佛慧炬為使命,期許真心、願修無瞋恚之慈悲心之四眾弟子能夠前來共研聖教、共同成就。只要您想修學佛法,想為佛教奉獻,都歡迎來報考菩提心與慈悲兩所佛學院。生命志業體誠摯廣邀僧才加入佛學院培育僧眾、弘法利生的佛行事業。

   栗弘法院位於獅潭鄉竹木村,周圍竹木環翠,寺宇古樸素雅,為一處清修悟道的理想淨地。民國六十六年由覺光長老率法子禪慈法師接手重修弘法院的重任,覺光長老親自出任方丈,事必躬親,院務發展,持續不斷,蒸蒸日上,更將弘法院修整的莊嚴萬分。

  目前,宏法院住持海濤法師除接下覺光長老賦予之重任外,更大力推廣生命志業體所有佛行事業,即將籌建的女眾佛學院便是其中之一。佛學院的教育是全僧格的教育是菩薩的養成教育。海濤法師為培育僧才、弘揚佛陀教法,除了在嘉義成立生命佛學院男眾部,亦同時在苗栗弘法院成立女眾佛學院,提供比丘尼、沙彌尼及在家女眾一個學習菩薩慈悲利他教法的環境。

  只要您願修行無瞋恚之慈悲心及強烈利他行,對弘揚佛法、放生、推廣吃素、施食...等慈悲行動有興趣者,無論是僧俗二眾,我們都歡迎您來就讀生命佛學院。
            (學雜費全免,供膳宿、臥具、教科書)